Ashley

何日云开山水媚,踏歌寻一醉。

是这种感情观没错了❤️

芙蓉秋醉心之翼:

我觉得我从莲布这对上领悟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,同人er真的不能汲汲营营于发糖啊,要不真的会丧失思考和挖掘的能力😡(可是你的插刀脑洞已经开得太多了好吗!!!!!←_←)想想GYU仅有几个莲布回的切入点和展开都挺特别的,完全不按套路来。不多的篇幅里可以看到他们的方方面面:静好如何,龃龉如何,剖白如何,倾听如何,见大义如何,道遇阻如何,携手共战如何,各行其道如何,推心置腹、肝胆相照又如何,以上种种,皆成其相濡以沫。连31集的约会都写得这么别(nao)出(dong)心(qing)裁(qi),脚本也是很拼,非常拼😂一期的风雨路就不说了,要不又该停不下来了←x←
所以说,究竟什么样的两个人可以在一起?不是简单的相同,也不是简单的相异,更不是简单的满足你的幻想,这其中几分滋味,不是真正倾心过,体会过,爱过,是不会明白的。举个例子,可能你小时候童话故事看多了,认为时时刻刻把自己捧在手心里宠的人是最好的,然而正经谈过恋爱之后,你却更喜欢能把你放在和他同样的位置上看待,放你一片天独当一面的人。相爱的两人,正如酶与底物的“诱导契合”,不是锁对钥匙这种天生决定好的关系,不是事先就以一种与底物互补的形状存在,而是在受到诱导之后才形成互补的形状。底物一旦结合上去,就能诱导酶蛋白的构像发生相应的变化,从而使酶和底物契合而形成酶-底物络合物,并引起底物发生反应。真正投入过,倾心过的感情,该当如此。
这,大约便是相濡以沫,真正的意义所在。

woc这个玛尔塔好可爱

咖喱想画本子:

全员双马尾了解一下!
女孩子真的太——可爱了!
空军太欧欧西被我塞到最后去了
下次画男生的![危险发言]

头像壁纸之类的随意就行
不用在评论里说了,主要我一个个回老是漏掉_(:_」∠)_

玛尔塔:你看着我的36D大胸再说一次【笑

以津真天✨不要日lof!:

来一个狗里狗气的佣兵

早恋妙阿❤️

DAZE:

cp佣空注意 第五小学向

六一活动终于涂完了
第一次画条漫各种揪心
小学生上色分镜幼儿园台词大家不要介意QAQ

条漫标题:礼物
是很出名的剧情就按着画了hh
动机牵强只是想画这个不要介意

prpr

🔻删格化少女:

依旧是还点图,“屠夫瞄了一眼假装没看见就走了”组的黑手党PARO
上次的胡子组PARO在这里
我不会画女孩子,我不会画女孩子,我不会画女孩子
玛尔塔有参考

战争后遗症

吹爆太太氪爆拥空❤️

茶可夫斯基:

忘不了的终归忘不了


——题记


 


【I】


她在医生离去后,沉默的在病房门前站了好一会儿,才轻轻推开了门走进去。


屋外的炮火连天并没有蔓延到这简陋的战时特殊病房里。不算干净的床上,那个缠满纱布的人正沉沉睡着。她放轻了脚步慢慢走过去,牛皮制的硬军靴只在每次落地时发出轻微的摩擦声,不足以惊醒床上的伤员。


他还没有醒。


她很小心地沿着床边坐下,静静看着对方的睡颜,等着他醒来。


这个男人是她的部下,她出生入死的战友,也是她的恋人。


此时的战争已经到了后期,盟军的部队正在往柏林进攻,轴心国的败北已成定局。女人所在的综合部队留守后方清剿剩余的敌军。她是部队的指挥官,男人是队伍里的廓尔喀佣兵。


他们曾在无数枪林弹雨中逃离,在凶悍如枭的德国战机下奋力抵抗,也曾在冰冷的战壕里相拥而眠。


“玛尔塔。”两人独处时,男人只会以她的名字呼唤她。这个时候,他的声音总是格外低柔。


“萨贝达下士,不喊我一声长官,你这样算是僭越了吧。”她总是故意板着面孔佯怒道,语气却如欧洲的五月和风般温润。


“在这里,你永远是我一个人的玛尔塔。”男人粗糙的大手握住她略显纤细的手,十指相扣着放到了自己心脏的位置。隔着单薄的军装,她能感受到那沉稳有力的心跳。


女人望向对方的眼睛。那双湛蓝色的眸子在身后遥远的火光夜色下,清晰的倒映着她的容颜。


 


“情人的眼睛就像最好的相机,会将两人之间美好的一切捕捉下来,储存在脑海里,成为一生的回忆。”


 


战争结束后,你会回到你的家乡。到时候,便忘了我吧。


不,我会跟着你回英国。你在哪,我的家就在哪。


奈布……


你要我如何忘记你。


 


 


他们的部队转到了更安全的后方。


这个坚强的廓尔喀佣兵却在黎明前夕倒下了。


战争后遗症的潜在患者——


医生亲口告诉她的诊断结果。


失眠、创伤再回忆、情绪失控、甚至失忆……


这些都是患病的士兵所会出现的症状。


前些年前线作战的经历如累卵堆叠,终于在和平年代到来之前击垮了这个坚毅的士兵。他的心理防线即将毁于一旦。


而今,她要如何将这个残忍的结果予他知晓。


 


“唔……”平放在床上的手忽然动了动。从喉咙里逸出一声沙哑的闷哼后,男人费力地睁开眼。


“你来了……我,睡了多久?”


“两天。”


“刚来吗?”


“我一直都在。”


“不用去部队里指挥吗……”


“现在只剩下一些收尾工作,我跟上头请了假。”


他还想说什么,却剧烈咳嗽起来,震得床板都在摇晃。拉风箱似的咳嗽声听起来格外令人痛苦不忍。她慌忙上前想要帮对方顺气,却反被握住了手腕。


“咳咳……不、不打紧……”男人的蓝眼睛里全是红血丝,分明忍得极其辛苦。


心像被狠狠地揪了一把,很疼很疼。


“奈布……”


“我没事。”对方紧紧攥着她的手腕,似乎想要从中获得力量。他是那样的用力,以至于那一小片的肌肤逐渐被勒出了紫痕。女人吃痛地皱了眉,却任由他攥着自己。


良久,伤员终于平复下来,松开了自己的长官,静静地躺好。


“……医生怎么说的?”


仿佛被一根针突然扎了一下,她的双目猛地一瞬,对上了男人平静的眸光。


“告诉我。”


那片清澈的蓝色环住了她。那么诚挚,让她无法拒绝。


“医生说,你是战争后遗症的潜在患者。”


“有什么症状?”


“他们说,战争后遗症会让一些人失忆,逐渐忘却过去的一切。”


“……是麽。如果能忘记那些噩梦般的过去,那样的话也不赖。”


“……嗯。”


“除了失忆之外,还会发生什么吗?”


“还会情绪失控,甚至忍不住伤害自己和身边人。”


“哦……这样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还有什么吗?”


“……我记不清了。”


他忽然从病床上坐了起来,将还没反应过来的她拥入自己缠满绷带的怀中。像过往的无数个相拥而眠的夜里那样,下士伤痕未愈的唇轻轻贴在长官那微凉的额上。


“就算忘了自己,我也不会忘记你。”


 


他顿了顿,再开口时,沙哑的声音里有了更坚定的,近似宣誓的情绪。


“就算控制不住想要破坏的冲动,我宁可伤害自己,也不会伤害你。”


男人看见那双深绿的眸子逐渐泛起红血丝,滚烫的泪开始眼眶中聚集。


“哎,别哭啊,长官。”


他笨拙地帮她拭去眼泪。


“……你说的,不可以忘记我。这是命令,萨贝达下士。”


“遵命,长官。”


 


 


【II】


开始终结总是未有变改,你在眼前,亦漂泊在外。


在世间里,逃不过的唯独一个“命”字。


缘起缘灭身不由己。


可她偏偏不信命。


 


我要带走你。


你还有誓言未曾履行,下士。


 


【III】


女人正了正自己的军帽,郑重地迈入精神科医生给她指明的病房。


病人背对她坐在椅子上,听到身后的响动,慢慢回过头。


饶是做足了心理准备,在看到对方的瞬间,玛尔塔还是差点落下泪来。


他竟沦落至这般模样。


医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这个患了战争后遗症,导致大脑失忆的退役士兵平日里不怎么进食,还伴随有失眠症状,却没有告诉她对方竟瘦削到几乎只剩下一把骨架。


曾经的男人在众多魁梧高大的英国士兵中并不起眼,但却是最敏捷骁勇的那个。他的胸膛不算宽阔,却给予过她能够安然睡去的安心和温暖;他的双臂不算健壮,却护着她度过炮火纷飞的年月。


——如今他比那些刚从奥斯维辛集中营逃离的犹太人好不了多少。凌乱的头发,凹陷的眼窝,呆滞的神情。曾经清澈的双眼此刻只剩下空洞的麻木,宽松的病服也掩盖不住瘦骨嶙峋的身体。


这是自己的恋人,奈布·萨贝达。


她极力克制住想要痛哭的冲动,淡然地走到对方面前坐下。走动过程中,男人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。


“我叫玛尔塔·贝坦菲尔,目前是英国陆军伦敦军区的少将。”


凝滞的蓝色动了动。她几乎以为自己在那蓝色里看到了一丝光亮。不过,那层水烟雾依旧笼罩在上,刚才不过是自己的幻觉。


病人动了动身体,继续一动不动地盯着女军官。


“你是谁?”


“我……”她竟头一次觉得开口说话也需要这么费力。


“我不认识你。”男人茫然的摇了摇头,却往前坐了一点,离对方更近了一些。“可你让我觉得很熟悉。”


沉到水底的一颗心忽然就浮了上来,惊喜的波纹来的是那么突然,几乎让她不敢置信。


“你的眼睛真美。”见女人还是呆愣愣地不说话,病人歪了头,有些疑惑地问。“有人这样对你说过吗?”


有的。曾经有个人跟我说过一模一样的话。


他叫奈布·萨贝达。


“……我身边还缺一个副官。”女军官很快恢复了平静。“你愿意接手这个职位吗?”


“我?”他皱起了英气的眉。其中右侧的眉毛中间是断开的,那是从前男人为了保护他的长官,被擦着眉骨飞过的流弹所伤留下的痕迹。


“对,是你。我找的就是你。”


“可我能帮你做什么呢。我什么也做不了,我……连我自己是谁都……”


“你帮我做的事情有太多太多。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带你走。”


“离开这里?”那双呆滞的蓝眼睛出现了一点希冀的神色。


“对。”


“……好,我同意。只要不是在这里。”


“那么,从今天起,我便是你的长官了。”少将朝面前的男人伸出自己的手。“跟我一起,下士。”


 


 


【IV】


贝坦菲尔少将身边的那个副官真奇怪。


是啊,我也觉得。副官的职责难道不是照顾长官吗,可是我怎么感觉,反倒是少将在照顾那个男人呢。


对啊对啊,我有次还听见少将管她的副官叫下士……


喂,你们两个!在这小声说什么呢,看不到少将她过来了吗?!


啊、这……我、我们……


你们这些新来的愣头青什么都不懂,就在那乱说。少将和她的副官之间的羁绊,根本不是你们所能了解的。


这样子吗……


所以还不闭嘴站好吗!


Yes sir!!


 


 


 


“我先去书房处理文件了。今天辛苦你了,好好休息吧,下士。”军官一边将大衣挂在架子上,一边对身后的男人说道。


副官没有回答,一动不动的站着。


“怎么了?”她转身关切地问。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
他张了张嘴,最后什么都没说,转身慢慢离开。能听到他的军靴在走廊地面拖行的声音。女人在心里无声地叹气,忽然觉得疲惫到几乎不能坚持下去。


她知道对方想问什么,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所以每每都想法儿岔开话题。久而久之,男人便像这样欲言又止,最后沉默不语。


他什么都没有想起来。


军官扶着墙一点点走进了书房,桌面上的一堆文件暗示着这又是个不眠之夜。


还不能放弃,自己还不能倒下。


她咬着牙坐了下来,开始工作。


就算他这辈子都无法恢复从前的回忆,自己也不会再放开他了。


我还记得你,我没有忘记你,下士。


 


 


军官埋首于小山般的文件中,不觉便忘了时间。


直到她听到轻轻的叩门声。


“进来。”


奇怪,这个点了,还有谁会来找自己。


门开了,一个清瘦微驼的身影端着托盘走了进来。


“你怎么来了?”她的询问中有些微的讶异。


“长官,今天您还没有吃东西。”副官小心翼翼地端着盘子,淡淡的回答中没有一丝波澜。“会低血糖的。”


“啊……”女人这才感觉握着笔的指尖发凉发颤。


“谢谢。你放这里吧。”她站起身想去接,不料在拿到盘子的一瞬间,因为长时间伏案工作而无力的双手一抖,上面所有的东西立刻倾覆下来。


“啊……”女人的手被锐利的餐刀划过,立刻出现了一道血口子,涔涔往下淌血。


“我没事,没事……”她抬头阻止想要来扶自己的男人,不料却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了扭曲痛苦的表情。


糟了。


他看到了血。


“萨贝达!”军官厉声呼唤对方的名字,捂着伤口向他跑去。然而男人已经滚倒在了地上,像头受伤的狼一样捂着脑袋哀嚎不已。声带被撕扯出野兽般的嘶吼咆哮,让听到的人都痛苦不已。


“不、不要看……”混乱间,她已经跪在地上紧紧抱住了对方。男人的哀嚎闷在她的怀里,听上去像是从遥远地方传来的呜咽。


散落在一边的银制托盘照映出军官因惊惶而失了血色的脸,憔悴又苍白。


“奈布,我在这里……”女人试图安慰发狂的他,却毫无作用。


“我是玛尔塔,你的玛尔塔……”


“我在这里,我抱着你。”


“不要去想那些画面,求你了……”


男人还在挣扎,还在呜咽。


蓦地,她感到从未有过的绝望。


没用的,那双眼睛不会再诉说他的爱意和誓言。清澈的蓝色已经永远蒙上了灰。


悲从中来只是一瞬间的事。


“你食言了……下士……”


违反命令的士兵,奈布·萨贝达。


你说你不会忘了我,你食言了。


滚烫的眼泪沿着腮边簌簌而下,落进男人的衣领间,湮开大片的水渍。


自成为军人的那一天开始,女人就没有像今夜这般放任自己的情绪嚎啕大哭过。


她尽忠尽职地贯彻着作为国家机器的职责。然而,她却失去了自己的恋人。


 


玛尔塔放肆地流泪,哭得几乎要因为缺氧而昏厥过去。沉浸在悲伤中她没有注意到怀中的男人早已停止了嘶吼和颤抖。


一双手忽然从腰间环住了她。


惊愕得停止哭泣的女人愣愣抬头,对上了一双清亮的蓝眼睛。


“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”男人深深的望住她,低柔的声线一如过去。


“梦里你一直都在。我知道那是你,却说不出你的名字。”


“真是可怕的梦啊。”他的吻一点点落下,泯去恋人眼角的泪。


玛尔塔颤抖着,百感交集的内心让她说不出哪怕一句话。


“还好,梦醒了。”奈布的眼中有无限的眷恋。他的手抚上对方的脸。


“我怎能忘了你,我怎会忘了你。玛尔塔。”


“萨贝达下士从不食言,长官。”

云河 5

山夋:




CP狼知


邪教慎入
















5

在下这场大雨前,夏天从未这么冷过。乌云笼罩的世界,如烟如雾。闪电用利爪凄厉地划破陈旧的封印,在长空上近乎疯狂地舞蹈。
“真够冷的。”山本套上他的外衣,这是专放在办公室的,上个倒春寒忘记拿走,一直放在这,此刻十分保暖。
“嗯。”相比之下李小狼就比较惨,他穿短袖出来,单薄外套已被雨彻底地淋湿。
“还生气呢?”山本探出身企图看看李小狼此刻黑成炒菜锅的脸,“这真的不能全怪我,你说你平时那种社会主义接班人一样的言行……”
“我没生气,只是在想事情。”
“对了,处长刚才在会议里说,咱们六组要打入敌人内部,暂住在走私案犯罪团伙的物流公司对面的公寓楼。有一个绝佳的观察点。”
“为什么不让五组去?五组正好在那个区办案。”李小狼眼没抬,伸手够出放在打印机上的材料翻看。
山本观测周身,见无闲杂人等,凑上前小声道:“避嫌。”


“避嫌?”
“据说这案件的死者是五组副组长姐姐。两个人同父异母,重组家庭,关系一直不好。”山本翻找着外衣里的钥匙,“今天恐怕回不去了,今夜雨都不会停。”
“什么时候出发?”
“明天。”
“今天回去收拾一下东西,明天早上走。”
山本见到李小狼难得地露出轻快一些的表情笑了笑,恢复了欠揍的样子。“这么开心,是不是因为那个法医?”
“……”
“你别走啊!我不说了还不行吗……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说满目疮痍似乎有些夸张,但墙壁一碰大概就能掉落下些许灰白色的粉尘。雨后冷不丁从屋外刮进几缕凉风,就算阳光肆意明媚着,也不能改变楼里人憔悴的神色。
“真的是这里?”山本摘下他花边的墨镜,“本来以为会是一场享受……”
“地址没错,应该没有问题。”李小狼把写有公寓楼地址和观察对象名字的纸条撕碎扔进垃圾桶。
“毁尸灭迹,专业。”
“别贫,快走。”


钥匙与锁孔契合发出叮铃响声,屋内传出细微的响动,直觉令李小狼快速打开门。室内是意想不到的整洁,有被打扫过的痕迹。
“哪位?”
嗓音不太清晰,如清远的铃声。
李小狼小时常有梦魇,灰黑大雾弥漫在森林,一种莫名的惊恐感遍布全身,虽这里什么都无,无猛兽,无高声嗥鸣——但有种什么东西正一点一滴流走的无力。他又忆起如此场景。
可其声却像钻出了满山遍野,有强烈芳香的熟悉感。


“大道寺?”山本眸中满是惊疑,连忙别好敞开的衣扣。
“您来了。”知世眉眼弯弯,“冈山只说负责这次活动的人是东总区的警官,没想到是您。”
“为何会来?”李小狼卸下几个小包,“这次活动很危险,别卷进来。”
“龟田处长让我来这里。”
语未毕,山本接到一通来电。见他表情严肃,李小狼深知大概不会是什么好事,大道寺知世的出现本就扰乱他本来的计划,措手不及。
“处长刚和我说,派大道寺来是为了更方便些,物流公司内部有监听器,大道寺每天需要监听他们的对话,整理成关于派出物流时间的完整材料。光我和你两个大男人,肯定会引起怀疑。”
“嗯。”


李小狼抬首,又见她清秀脸颊的轮廓。
像在夜风里歌颂的诗人。
一颦一笑,都值得永远被珍存。 








TO BE CONFINED




一懒就不想写qwq

这氩气的味道居然该死的甜美:

“为什么又回来了?”
“因为你还没走啊,长官。”
“……笨蛋。”
“长官不也一样吗?”

哦他们真好(ಥ_ಥ)但是我画画太差了弄不出那种感觉!!!辣眼睛很抱歉!!bgm是I'll be back。歌词我跳着弄的。
关于ooc:(接下来是废话)
这是我流奈布:平时看起来话少冷静沉稳可靠实则骚话一堆的类型(什么?),闷骚属性偶尔会由一些中二的举动暴露出来。特别喜欢自己的披风,再热也不会脱下来。人皇,极少失误。不喜欢修机。看起来并不重视队友,但会主动帮受伤的队友扛刀和吸引屠夫注意力。很迷的一个人,永远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,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这是我流玛尔塔:温和可靠,性格认真,有点天然呆。完全不懂奈布的骚话是什么个意思(撩不到的类型)。善于隐蔽,不轻易暴露自己。能力较强,但会被套路。无条件救人,但经常自己搭进去。别人上椅子就第一时间去救,自己上椅子却拼命发专心破译,害怕拖累队友。很受大家欢迎。
我流佣空相处模式:奈布会开局就到处找玛尔塔,然后一起修机,一路疯狂贴贴纸。队友倒了以后一定要跟着玛尔塔去救人,但也只是跟着而已,实则啥也不干。偶尔溜屠夫受伤摆脱追击以后无视想帮忙治疗的队友而去找玛尔塔,发各种动作叫她治疗。虽然玛尔塔完全不懂他在干嘛但还是会帮他。有时候如果电机快解完而屠夫一个人都没抓到就会跑过去送,等着玛尔塔拿枪来救。然而这些都是有玛尔塔在的情况……
玛尔塔不在的情况:开局找屠夫,被无视。不修机,谁被砍就去给谁扛刀,拉仇恨。从来不发消息。实在没事干了才会老实修机。开门以后出门速度堪比人机。